首页 > 丝路花雨

许世德 醉忆青春

2022-09-01 14:54 作者:丝路纵横编辑部 来源:《丝路纵横》杂志


    作者简介:许世德,泉州市人民政府驻北京联络处。建党百年全国首批经典国学传承人、第四届全国榜样春晚晋京代表、福建省作协会员、公共营养师、心理咨询师。诗集《开国将帅诗赞》作为2019年CCTV我爱你中华《声影星迹》栏目献礼新中国70年华诞荣耀中国系列电视节目之一。词集代表作《八闽红色旅游词情》(百花洲文艺出版社)。歌曲作词《梦里回军营》《中国青年》《学生时代》《魅力泉州》(音乐百度百科)。正在出版的诗(词)集有《诗诵党史忆烽烟》《江西红色旅游词咏》《改革开放词咏》。


    (《丝路纵横》杂志社 文/许世德)青春不是酒,却每每在回忆中把我醉倒。

一个初秋夜晚,我月下独自把酒。忽而想起李白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诗句。只是没有像他那样“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”。我清坐院中,一瓶老酒、三碟小菜、几处回忆――酒应该未曾醉我,朋友们都晓得,我是三百杯不醉的酒中仙!我猜想,应该是那些留在记忆深处的青葱岁月把我醉倒。

 

乡村童趣

 

我的家乡萍乡赤山,不仅山青水秀而滋养灵气,且土沃地肥而盛产野果。小时候上山锄地、种菜、采茶子、砍柴,最开心的是摘野果。依稀记得当时惹人垂涎三尺的野果有:茶饼、茅莓、枳椇、金樱子、桑椹、地婆子、笑楠、毛栗子等等。诗云:萍乡野果丰,味美还风景/枳椇满山林,葡萄遮路径/霜淋有笑楠,雨润多茶饼/种种惹垂涎,时常萦梦境。

山中一顿饕餮野味之后,我们比较喜欢玩耍的游戏是打仗游戏。三五一群,用随手可以拿到的东西当做武器,几棵树、一堵墙、几个小土堆,就是一个战场,用正手反手的方式一区分,就是战斗的正反双方。但见“战事”正酣之时,“战士们”趴在土堆上的掩体内,闭眼瞄准,或扬手掷雷。“叭叭叭”、“啾啾啾”、“轰隆隆”,枪声、爆炸声、喊杀声不绝于耳,而这些都是从“交战”双方的口中发出来的。

当然,除了打仗游戏,也玩捉迷藏、抓“特务”、打弹珠、滚铁环、毛管吹泡泡、抽陀螺、跳皮筋、扇烟盒、丢沙包、老鹰捉小鸡等游戏。

学海勤舟

 

小时候的我由于贫困的生活环境铸就了我顽强的毅力和不屈的精神,捉襟见肘的家庭条件使我从小就懂得体谅父母的艰辛。

虽不曾凿壁偷光、悬梁刺股、囊萤映雪,却也是黑发能知勤学早,白首不悔读书迟。也曾嚼辣抗寒,寒冬里与路灯相伴:天蒙蒙亮,我就起床,在路灯下诵记英语单词;也曾涂药驱蚊,酷暑里和书山共处:夜深星稀,我在煤油灯下朗诵妙文美篇。

我始终推崇“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”的理念;也深知离开勤奋的母土,即使是天赋的种子也寻不到春荣、夏华、秋实、冬素的前程。一个懒惰的学生,他的明天必将是一粒埋在沃土中干瘪的种子,他的人生,注定是一堵在风中摇曳的危墙!我博览群书,爱好广泛,善于动脑筋,想问题。喜欢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辩论会、英语口语比赛、古诗文背诵比赛等活动。

学生时代,我用汗水谱写了青春的欢歌,用勤奋诠释了青春的含义,用执着筑就了青春的梦想!

 

伊甸单恋

 

黄莺是来自杨岐山的女孩儿,那时我高一(三)班,她高一(四)班,我俩只隔一堵墙,一堵我没有能力穿越的墙。她清丽脱俗,在90年代初的校园里,低调而华丽地绽放在每个男生的心里。尤其是在我的心里,她,犹如女神一般的存在。

清晰地记得,在上栗中学“小庐山”上、沁人心脾的夏风中,她穿一袭灵动的粉色碎花长裙,裙摆在夏风中如海浪一样摇荡,很别致、也很动人。我躲在一个不易被她发现的角落,久久注视着。任凭小鹿在心中乱撞,心跳加速、鼻尖冒汗、口水直流、脸颊羞红全然不顾,直到她像莺鸟一样飞去。

“莺鸟”飞走了,我壮着胆,跑到她刚才停留的地方,“贪婪”地用鼻子吸吮着,闻她留下的芳香,想像和她拥抱相吻的甜蜜。觉得如此想她、恋她还不过瘾,竟未经她的允许,硬生生把她带入我的梦中、写进我的诗词里。

军营新兵

 

1995年冬季,我通过了严格的体检和政审,如愿以偿穿上了橄榄绿军装,成为武警福建省总队第一支队的一员。回首曾经,军旅生涯中最让我刻骨铭心、感慨无限的是新兵连那段破茧成蝶的历程。

清晰地记得,新兵连设在福州市华林路上、省政府旁边一个旧小院内,房子上下两层结构,一共13个班。我被分在8班,班长是河南南阳人,姓唐。入伍第一天晚上,班长召开了班务会,会上大家互相认识了一下,各自还谈了一下军营的梦想。班长作了总结性讲话,交待了一些军中的规矩,班务会结束时,唐班长叫我们起立,排成一排,我个子高,成了排头兵。一阵“向右看齐”、“向前看”、“稍息”口令之后,班长点了名,最后说:今后站队集合就按这样子站,今晚算是预演一下。

从那一刻开始,直线加方块、号音哨响交织成了我们新兵生活的主旋律,主旋律之下是丰富多彩、形式多样的军事训练内容:飘泼雨日站军姿、地卷风天走队列,还有全副武装五公里长跑、单双杠练习、俯卧撑、蛙跳、鸭子步、战术、执勤动作、擒敌拳……一天24小时忙得能做梦的时间都没有。虽然名义上身体的所有权属于我们每个新兵,但使用权或者说支配权吧,完完全全属于班长。手累了练脚,脚累了练手,手脚都累了,就练腹肌。我当时心里想,反正连皮带骨头一百三十来斤,爱咋折腾就咋折腾吧。

所以,五公里跑步我跑到晕倒、站军姿站到晕倒、爬战术爬到皮破血流、摔擒技术摔到骨关节咯嘣响,每项军事训练我都尽百分之百的努力,尽管军事成绩仍不是很理想,但看得出,班长对我这个有一股子拼命三郎精神的农村兵还是挺满意的。

“淬火炼钢”的青春是最美丽的。新兵连一百天,这句话唐班长至少讲了一百遍,他还说:“未来前行的路上,有平川也有高山,有缓流也有险滩,只要你们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段路,就一定会遇到更优秀、更卓越的自己。”

拿瓶倒酒,酒已尽;抬头望天,星已稀。醉了!也分不清是酒醉人或情醉人,抑或是景醉人。


阅读上一篇

南方四季杂谈

2023-11-23 12:07:48.0 作者:《丝路纵横》编辑部 来源: 《丝路纵横》杂志社
阅读下一篇

潘新志 一抹青涩的羞红

2022-09-01 14:52:33.0 作者:丝路纵横编辑部 来源: 《丝路纵横》杂志

友情链接

© 2017 丝路纵横杂志 经营许可证编号:闽ICP备19017697号   投稿| 杂志订阅| 杂志广告| 关于我们 首页 栏目页 详情页
手机扫码下载丝路云APP